业务领域

您的位置:首页 > 业务领域

业务领域

拆迁补偿
来源:中方律师事务所

行政处罚、行政强制措施、行政征收、行政许可、行政给付等8类侵犯相对人人身权财产权的具体行政行为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受理事项:①对拘留、罚款、吊销许可证和执照、责令停产停业、没收财产等行政处罚不服的。②对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对财产的查封、扣押、冻结等行政强制措施不服的。③认为法律机关侵犯法律规定的经营自主权的。④认为符合法定条件申请行政机关颁发许可证和执照,行政机关拒绝颁发或者不予答复的。⑤申请行政机关保护人身权、财产权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拒绝履行或者不予答复的。⑥认为行政机关没有依法发给抚恤金的。⑦认为行政机关违法要求履行义务的。⑧认为行政机关侵犯其他人身权、财产权的。除上述规定外,人民法院受理法律、法规规定可以提起诉讼的其他行政案件。

而侵犯相对人人身权、财产权之外的权益的具体行政行为则不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除非法律、法规作出了特别规定。行政诉讼的排除范围,是指哪些行政行为不可诉、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根据《行政诉讼法》及《若干解释》的有关条文规定,下列九种行为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

1.关于国防、外交等国家行为

国家行为,是指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国防部、外交部等根据宪法和法律的授权,以国家的名义实施的有关国防和外交事务的行为,以及经宪法和法律授权的国家机关宣布紧急状态、实施戒严和总动员等行为。

2.抽象行政行为

《若干解释》第3条对抽象行政行为作了解释:"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二)项规定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是指行政机关针对不特定对象发布的能反复适用的行政规范性文件。

3.内部行政行为

《若干解释》第4条对内部行政行为作了解释:"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第(三)项规定的'对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奖惩、任免等决定',是指行政机关作出的涉及该行政机关公务员权利义务的决定。"

4.终局行政行为

终局行政行为是指法律规定由行政机关最终裁决的具体行政行为。

5.公安、国家安全等机关依照刑事诉讼法的明确授权实施的行为。

6.民事调解行为和民事仲裁行为。

7.行政指导行为。

8.重复处理行为。

9.对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的行为。


参考案例

孔庆丰诉泗水县人民政府房屋征收决定案[1]

(一)基本案情

2011年4月6日,泗水县人民政府作出泗政发[2011]15号《泗水县人民政府关于对泗城泗河路东林业局片区和泗河路西古城路北片区实施房屋征收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其征收补偿方案规定,选择货币补偿的,被征收主房按照该地块多层产权调换安置房的优惠价格补偿;选择产权调换的,安置房超出主房补偿面积的部分由被征收人出资,超出10平方米以内的按优惠价结算房价,超出10平方米以外的部分按市场价格结算房价;被征收主房面积大于安置房面积的部分,按照安置房优惠价增加300元/m2标准给予货币补偿。原告孔庆丰的房屋在被征收范围内,其不服该《决定》,提起行政诉讼。

(二)裁判结果

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第二条、第十九条规定,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应当对被征收房屋所有权人给予公平补偿。对被征收房屋价值的补偿,不得低于房屋征收决定公告之日被征收房屋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根据立法精神,对被征收房屋的补偿,应参照就近区位新建商品房的价格,以被征收人在房屋被征收后居住条件、生活质量不降低为宜。本案中,优惠价格显然低于市场价格,对被征收房屋的补偿价格也明显低于被征收人的出资购买价格。该征收补偿方案的规定对被征收人显失公平,违反了《条例》的相关规定。故判决:撤销被告泗水县人民政府作出的《决定》。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三)典型意义

本案典型意义在于: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第二条规定的对被征收人给予公平补偿原则,应贯穿于房屋征收与补偿全过程。无论有关征收决定还是补偿决定的诉讼,人民法院都要坚持程序审查与实体审查相结合,一旦发现补偿方案确定的补偿标准明显低于法定的"类似房地产的市场价格",即便对于影响面大、涉及人数众多的征收决定,该确认违法的要坚决确认违法,该撤销的要坚决撤销,以有力地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权益。

折叠


1985年,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捧艚镇上,农民包郑照一家正沉浸在乔迁新居的喜悦中却接到县政府的强制性拆除通知,理由是房屋建在海堤范围内影响防汛抗洪。包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刚建好的三层楼明明是政府批准建立的还办了房屋产权登记的,说拆就拆,这合法的东西都没有保障,老百姓的日子可怎么过呀!一家人绝望无助之下决定到法院告县政府。


新中国首例民告官案件就这样出现了。

三十多年过去了,强拆从未远离过我们的生活,但行政诉讼制度的建立却越来越完善,对老百姓的保护力度也越来越大。


2002年7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对准确认定案件事实,公正、及时地审理行政案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2015年5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的《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等级制改革的意见》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开始施行,法院全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

2015年5月1日修改后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以下简称《行政诉讼法》)扩大受案范围,拓宽“民告官”门槛,明确将“立案审查制”改为“立案登记制”。

2017年8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关于进一步保护和规范当事人依法行使行政诉权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各级人民法院高度重视诉权保护,对于依法应当受理的行政案件,一律登记立案,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

2018年2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正式发布,其中增加规定了五种不可诉的行为,即不产生外部法律效力的行为、过程性行为、协助执行行为、内部层级监督行为、信访办理行为。


这些规定的出台对于广大被征拆人来说无疑是有利的。政府与人民不是对立,更不存在阶级。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法律会给出最后的答案。

其中《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对“民告官”案件中原告与被告权利与义务的明确更加保障了被征拆人的权益。在“民告官”案件中,被征拆人还有这些武器可以利用。


一、由“官”负举证责任,解决原告举证难的痼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第一条提到:被告对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在收到起诉状副本之日起十日内,提供据以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全部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被告不提供或者无正当理由逾期提供证据的,视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没有相应的证据。

需要注意的是,原告也需要提供符合起诉条件的证据材料。在起诉行政机关不作为案件中,应提交自己曾经向行政机关提出申请的相关材料,要求索赔时,提交行政机关造成损害事实的证据。


二、原告的调取证据令为收集证据亮绿灯

原告可在收集证据时申请调取证据令。这样除了明确人民法院可依职权调取证据外,还明确了原告不能自行收集,但能够提供确切线索的证据,可申请法院调取。规定同时特别强调,法院不得为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而调取行政机关在作出该行为时未收集的证据。

这一举措既体现了行政诉讼的职权性,又为解决当事人举证困难提供了司法救济。


三、行政机关不出庭证据无效

经合法传唤,因被告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而需要依法缺席判决的,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但在庭前交换证据中无争议的证据除外。

作出这一硬性规定的依据是,《行政诉讼法》规定“证据经过法庭审查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因此,只有经过当事双方在庭审中对证据进行充分质证的证据,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据悉,最高法院在讨论制定此条款时认为,行政诉讼是由于被告行使公权力所引发的,它与民事诉讼的重大不同就是要求被告积极出庭,这既能维护行政诉讼程序价值,而且有利于保护处于弱者地位的原告权益。


四、“偷拍”、“偷录”无害他人可作证据

对于证据的审核认定,以偷拍、偷录、窃听等手段获取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证据材料,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但需要注意的是对以“偷拍、偷录”等手段获取但并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证据,并不一律排除。这也为征拆中被征拆人的取证提供了一定的便利。